张永生:一位医生名叫李伟(35)

2022-06-23 10:13:42来源:信网阅读:

李伟首先下沉到胸痛绿色通道工作。他们就是专门接待胸痛的患者。

在这里他遇到了五花八门的急性胸痛患者,有一些确实属于心内科急症,如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包括不稳定性心绞痛、急性心肌梗死和心源性猝死;还有肺动脉栓塞的患者,还有一些高血压引起的夹层动脉瘤的患者也隐藏其间,当然也有一些事无病呻吟小病大叫的人隐藏其中。

李伟有他在滨城人民医院打下的坚实的医学基础加之第一附属医院得天独厚的辅助检查手段,所以他上手非常快,下手非常准,手术技能也非常拿手。

很快,胸痛绿色通道就知道了马云刚招的博士研究生李博士工夫了得。

李伟最大的优点就是有时间,他可以一天24小时都待在绿色通道待命;他的突出优点就是不怕吃苦,他可以随叫随到随时参加手术和快速投入抢救。

由于胸痛快速通道随时随地可以看到李伟的身影,无论医生还是护士甚至于常来胸痛中心光顾的病患也都知晓了李伟的大名。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由于他在工作中的突出表现,医药公司和医药代表盯上了他,他们认为李伟可以带给他们客观的商业利润。

医药公司的大大小小的经理们还有医药代表们总是见缝插针地和他见面、攀谈。

一开始他们津津乐道地和他交流学术问题,并且还拿出他的导师马云主持他们公司组织的大型学术会议的影像资料,还时不时给李伟送来广式茶点和咖啡。

一送咖啡李伟总是感觉有那么一点眼熟,时间久了他想起来了:卫兰总爱喝咖啡。

莫不是卫老师在广州学会了喝咖啡?

李伟想了很久,无果。后来他索性不去想它了。

一天,医药代表顾薇薇神秘地递给了李伟一个信封,李伟打开一看是2000元现金。李伟吓坏了,忙拉住她问是怎么回事?

顾薇薇莞尔一笑:“李博士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用了我们公司那么多的药物,这是我们老板奖赏你的。”

李伟据理力争:“我是根据《冠心病用药指南》用的药,是根据循证医学的证据强度和患者的用药适用症选的药,和你们是哪一家医药公司的药没有关系。请你收回去,别让我犯错误。”

顾薇薇面露难色:“用药医生是有回扣比例的,你不拿谁拿呀?”

李伟寸步不让:“我有我的底线,请你不要触碰我的做医生底线!”

顾薇薇叹了一口气:“好吧!这一次你就收下吧,下不为例哦。”

“顾小姐,一次也不能收。”

“哎呀,靓仔,你好无趣哦!没想到中山医院心内科还有你这样的医生。”

“我就是乐意无趣,我就是一个无趣的医生。”

“真是个木头!”

“是啊,我的外号就是李木头。”

“拜拜!”

顾薇薇走后,李伟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突然想起了在自己硕士下临床在办公室里觐见李娜时的情形:李娜打出了六页的十八项医疗规章制度,最后她还用红色喷墨强调了两条:一、不能收患者及其家属的红包;二、不能拿耗材和药品回扣。

历历在目啊!药品回扣的坎在我26岁的时候遇到了。好在自己及时地把握住了自己,没有在顾薇薇的金钱加美女的双重攻势下失守!

他的思绪又跳回了来滨城人民医院上班的第一次海天晚宴。他猛然间理解了李娜那一天对于刘纪红的不友好,她是顾忌她的姐姐刘纪燕啊,她是投鼠忌器!

他也理解了马云老师为什么这么着急让自己下沉临床。他是让自己迅速提高遇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茫茫人海滚滚红尘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啊!医生要跟人打交道,遇人的良莠不齐是客观存在的。

他想起了上中医科课时老师的侃侃而谈——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他暗暗地给自己鼓劲,李伟啊,你一定要内存正气啊!

转眼之间秋去冬来,临近春节广州破天荒地下了几十年一遇的鹅毛大雪。

五羊城飞雪啊!李伟正打点着行装准备回滨城过春节。

也是合该有事情发生,他拖着行李箱正准备打出租车前往火车站,手机铃声大作。

他一看是胸痛绿色通道的值班医生打来了求救电话,说是来了一位中年男性患者,胸痛异常剧烈,大喊大叫,做心电图是急性前壁心肌梗死需要急诊介入治疗,年前大部分年轻的外地医生都已经回家过年去了,老教授辛克正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

李伟拉着行李箱一阵狂跑,5分钟到达介入导管室。

他不顾拍下衣服上的鹅毛雪,一抖身进了换衣间。当他出来的时候值班医生已经铺巾消毒完毕。

李伟近前一看病人,口唇已经发紫。他立即穿刺桡动脉插管,首先观察左冠状动脉,发现前降支近端100%闭塞,他问观摩间辛教授到了吗?

观摩间的医生和护士也疑惑,按说早就该到了。莫非辛教授被大雪逼回去了?

正在大家疑惑间,观摩间的电话铃铃响个不停,一位进修医生抓起了电话,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辛教授虚弱无力的声音,他说,因为下雪路滑他在快到医院的时候不慎摔倒了,幸亏靠近医院大家都认识他,他已经到了急诊拍片是右股骨骨折了,他已经跟马云主任汇报了,不承想马云到南方医院会诊去了,现在马云正驱车往回赶呢!

李伟一听,心凉了半截。

他正思忖着如何是好的问题,病人出现紧急状况了:突然发生室颤。

李伟、值班医生和巡回护士立即手忙脚乱,紧急电除颤,一次,两次,三次,终于恢复了窦性心律,但血压持续性降低,意识不清。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静脉推注多巴胺升压治疗,看起来无济于事。

李伟想,如果不果断地开通闭塞的冠状动脉恢复冠状动脉血流的话,这种状态还是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患者死亡。

不能再等了!他果断地指挥:“3.5mm短支架一枚!”

巡回护士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李伟下命令了。

之见李伟双手轻巧地操纵支架系统,以四两拨千斤的以柔克刚顺利地打通了冠状动脉的血流。

随着冠脉血流的重新开通,血压立马回复了正常。

只见患者青紫的脸庞变成了红润的模样,原来是一位帅气的大叔!

大叔喃喃地嘟哝:“我刚才见着卫兰、卫教授了。”

“谁是卫教授?”

“她原先就在你们医院,后来就不晓得去哪里了。”

“先生尊姓大名?”

“魏刚。”

李伟立马傻了。

世事无常啊!

“久闻大名啊!”

魏刚疑惑:“你怎么认识我?”

“我正是卫兰的弟子啊!”

一听到卫兰的名字,魏刚双眼一翻又出现室颤了!

李伟他们又是一通忙活。这一次,打死李伟也不提卫兰了。

正待把魏刚推出介入导管室,马云一步跨了进来。他边走边说:“大家都辛苦了!”

接着他转向了魏刚:“先生福大命大!可喜可贺啊。”

魏刚喊道:“你正是卫兰的科主任,我问你,卫兰究竟到哪里去了呀?”

为了让他安心,马云拍着他的肩膀说:“等你病好了告诉你。”

魏刚穷追不舍:“你不说,我就不下手术台。”

“我可以告诉你,但现在需要你的配合。”

“怎么配合?”

“安心养病。”

“这不等于没说嘛。你不告诉我我怎能做到安心养病?”

“你堂堂白云集团副总,怎能为了儿女情长耽搁终生事业啊!”

“我觉得这和事业并无矛盾,是两码事。”

“我觉得此时此刻此地,你刚刚心脏骤停抢救成功就谈论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有辱你多年建立起来的名声啊!”

马云的这一句话似乎起了作用,魏刚沉默了。

他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好吧,听你的。”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问:“你能稍微给我透露一点她的近况吗?”

马云呵呵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魏刚将信将疑不及察觉地点了一下头,马云使了一个眼色,值班医生会意地把魏刚推出了介入导管室。

上一节:张永生:一位医生名叫李伟(34)

分享到: